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工改兵 >

“严”字当头军委主席们的治军故事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工改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从制定禁酒反奢的“十项规定”,到军车换新牌、弃豪车;从厉行节约严控经费,到全军内部清查房地产……就任主席后,习实施多项举措严肃军纪,强调“从严治军”。

  纪律是军队的生命。无论是司令员对调,还是百万裁军、下禁商令,或是审计军队领导……这些年,军委主席们的一剂剂治军良方,有效地保持了军队肌体的健康。

  1973年12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次不寻常的事件。中共“十大”召开4个月后,中共发布命令:北京与沈阳、南京与广州、济南与武汉、福州与兰州八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这件事情不但在国内产生巨大影响,在国际上也引发了各种猜测。

  主席为什么一定要对十一大军区中的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呢?“文革”前夕,与谈话时说:“我们军队里也不那么纯,军队里也有派嘛……不知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我信。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当然,直接导致这次对调的,还是利用军权与旧部的关系,企图篡夺政权,以及由此引发的“九一三事件”。在这种背景下,“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开始逐步酝酿。有意识培养成为周恩来的接班人,对更加器重。

  在一次听取工作汇报中,讲到各大军区司令员久未调动的问题,问怎么办。稍作沉思,随后把面前的茶杯和的茶杯对换了一下。会心一笑,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1973年12月,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一开始,就批评政治局和军委。会场里鸦雀无声,气氛有些紧张。缓和了一下语气,转换了话题。他说:“我考虑了很久,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一调好。”

  建议在座的政治局委员们唱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完歌,他接着谈:“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他说他已经考虑了好久,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坐镇,一呆就是20年,会出现消极因素。

  根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12月20日中央召开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会议。交代把各大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都找来。46位高级将领受到了接见,将要被调动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坐在面对的前排。12月22日,正式宣布对调命令。其实,当时全国有十一大军区,除了上述八大军区外,还有新疆军区、成都军区、昆明军区的三位司令员没有被调动。会议结束后,按照的要求,命令下达10天内,各军区司令员都到达了新的工作岗位,每人按规定仅带了10人以内的工作人员。对调工作干净利落地完成了。

  事后谈起这次对调的必要性时指出,“这是因为毛主席很懂得领导军队的艺术,就是不允许任何军队领导干部有个团团,有个势力范围。”实践证明,这一举措有力地保障了党中央对军队的绝对统一领导,对当时的政治局面起到了稳定作用,也为以后军队高级干部交流制度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

  1985年6月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时任主席的轻轻伸出的一根指头震惊了世界——中国人民解放军裁员减额100万。

  裁军理由有两个。首先是机构臃肿,每个军区的领导班子“打麻将都得凑好几桌”,官兵比例是1比2.6。中国军费少,直接限制了军队武器装备的发展和战斗力的提高。另一个理由是基于对国际形势的判断,短期内不会发生大的战争,“即使战争爆发,我们也要消肿”。

  但精简整编沿袭几十年的中国军队体制,谈何容易。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解放军总员额由550万整编至400万。然而,抗美援朝战争以及为应付上世纪60年代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可能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逐步扩大规模,到上世纪70年代,增加到610万左右,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

  从1981年到1984年,顶住各方面的压力,裁掉了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精简掉了200多万员额。

  1984年10月25日,一次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具有重大意义的会议在京西宾馆举行。会议举行到第八天,在会上做了近90分钟的讲话。“从哪里讲起呢,从这次国庆阅兵讲起吧!这次阅兵是不错的。”顿了片刻,他说:“但是有个缺陷,就是80岁的人来检阅部队,本身就是个缺陷。”的讲话触及了对在座的人来说最敏感的问题,即军队高层领导老化问题。会上,提出裁军100万。

  到1985年6月,在军委扩大会上,果断提出“在较长时间内不会发生大规模的世界战争是可能的”这一重要论断。军委扩大会议做出了裁减军队员额100万的决定,通过了《军队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方案》。最终被党中央和批准的方案就是撤销武汉军区、昆明军区、福州军区、乌鲁木齐军区4个大军区。

  当“国际和平年”——1986年到来的时候,解放军的几十万官兵已经脱掉军装,走上了经济建设岗位,初步完成了裁减100万员额的战略性行动。

  事实证明,一次裁军的阵痛,不但没有削减反而提高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

  自在1989年的十三届五中全会上被任命为主席以来,一直把“是否能打得赢、不变质”作为军队建设的核心。在任期内推动了裁军70万、禁止军队经商、成立总装备部等一系列重大措施。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军队参与了一些商业活动。起初目的比较单纯,主要是补充预算拨款的缺额,但后来军方的商业利益快速膨胀,发展成一个巨大的网络。

  军队经商属不良现象,会使军队的注意力偏离国防。说轻一些,军队办企业至少代表一种可能滋生腐败的利益冲突;说重一点,这很可能腐蚀军队保卫国家的意志。

  1998年7月,在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高级干部的联席会议上,以主席的身份作出了决定。他正式宣布:“军队和武警部队对所属单位办的各种经营性公司,必须认真进行清理,今后一律不得继续从事经商活动。”还进一步要求军队为社会树立榜样。

  讲话之后,时任总参谋长傅全有号召 “每个单位和每个干部无条件地执行的新命令”。对时任副总参谋长和军事情报领导人熊光楷将军说:“受腐败威胁的军队不可能最有效地保卫国家。”

  熊光楷认为作这样的决定需要 “远见卓识和勇气”。毕竟,这一决定会使个别人损失惨重。

  “因为军队是令行禁止的军事组织,所以对的反经商、反腐败的政策的执行比在其他领域要迅速得多。正是这样,的整个反腐败运动得到积极的推动。军队开展这样的反腐败运动为在其他部门迅速推行反腐败树立了榜样。”熊光楷说。

  在退下军委主席岗位后参加的军委扩大会议上,这样总结他作为军委主席15年来的工作:“15年来,对小平同志的重托,我是尽心尽力,尽职尽责的。对军委主席这份责任,我是抱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来对待的,从不敢懈怠。对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对军队的建设和发展,可以说是夙夜在心。”

  自2005年接任主席后,主张“依法治军 从严治军”,推动制度化的军队反腐倡廉建设,以保持军队党组织和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新形势下,为预防和查处军中的经济犯罪,首先从审计方面入手。2006年,经批准,“全军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小组计划审计全军官员983名,包括军职26名、师职135名、团职 822名;2007年,对军、师、团职干部实施审计,单位主管比例将不低于30%。据总后勤部的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全军共审计单位和项目7.7万个,取得直接经济效益68亿元。

  2011年7月,总政治部、总后勤部颁布《军队审计人员廉洁从审规定》,对审计人员廉洁从审提出了“十不准”要求;2011年9月,又印发了 《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审计工作的意见》。

  强调的另一个重点,是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从思想上预防军队腐败。从2006年3月至2012年6月,颁布了一系列指导文件。

  在的“军中反腐”风暴中,海军原副司令员中将王守业被判处无期徒刑,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被查办的最高级别的军官之一。

本文链接:http://devilslang.com/gonggaibing/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