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工改兵 >

二战德国军队中的外籍军团

归档日期:08-28       文本归类:工改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所有党卫队队员(包括党卫军)都宣读了远远比国防军严厉许多的誓言。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希望用最纯正的德意志青年来组成这只精锐的而且绝对忠诚的组织;但是,这个计划由于对征召新队员的种种限制而始终没有实现,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希姆莱选拔的条件过于苛刻,但是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德国国防军为了限制党卫军的发展,而对党卫军冻结新兵兵源,但是随着纳粹德国在西线取得的惊人胜利: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法国相继被征服;希姆莱开始走上了好运,因为随着德国的胜利,那些海外的德裔青年们开始争先恐后的加入党卫军,纳粹的领袖们虽然视之为德裔,可是纳粹德国在法律上却还没有承认他们是德国人,就凭这一点,希姆莱就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征召德裔青年,虽然这些人远远不能构成大部队,可是这毕竟使希姆莱看到了希望,所以希姆莱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党卫队中央技术管理局补充处处长戈特洛勃.伯格尔(Gottlob Berger)招募“不受国防军制约的德意志族人和日尔曼人。”

  因此,为了未来建立庞大的党卫军帝国而着手开始储备兵源的的希姆莱的建立了日尔曼党卫队(Germanic SS)这个组织,具体来说就是党卫队在西北欧4国建立的本土党卫队,以各国的语言来命名组织名称和宣读誓词,其主要是由比利时的“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荷兰语--Germaansche-SS in Vlaanderen),荷兰的“尼德兰日尔曼党卫队”(荷兰语---Germaansche SS en Nederland),挪威的“挪威日尔曼党卫队”(挪威语---Germanske SS Norge )和丹麦的“Schalburg军”。各个国家的党卫队在制度,服装,编制上完全模仿了纳粹党卫队,而且直接听命于希姆莱本人(在1942年底日尔曼SS成立之初,希姆莱就对部下们说“必须记住,整个欧洲只有一个SS----党卫队全国领袖指挥下的日尔曼SS。”

  这些日尔曼SS平时都是维持自己的固有建制,只是在兵员短缺的时期,才会从内抽调,例如,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很多编入了党卫军“西欧团”,“西北团”和党卫军佛莱明军团以及纳粹党的NSKK。比如1944年,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共有3500人,其中就有1600人在德国党卫军服役,940人在NSKK,500人在法兰德斯军团(这是一个预备组织,成员都是年龄太大或是身体不符合在一线日尔曼SS服役的党卫队员或法西斯分子),只有460人是常规服役的法兰德斯日尔曼党卫队员,这里面还有100人是试用人员。

  日尔曼SS的性质和普通SS一样,是负责本土统治监管,而Freiwilligen Legion Niederland这类的组织都是属于党卫军的作战部队,但是后者经常从前者抽调人员。所以相对来说,日尔曼SS是一个在表面结构上比较独立的组织。到了大战后期各国的日尔曼SS几乎都被编入了德国党卫军,开赴前线年希姆莱所接纳的志愿者里,竟然有5个美国人。但这是极其少见的例子, 虽然这只是个小小的开端,但却是以后的党卫军涌进了大量的外籍人的开端,党卫军发展的最高峰拥有近百万人,但是外籍志愿者们却占了党卫军兵员的大部分,党卫军显然已经背离了希姆莱的初衷:一个血统纯正的精锐组织。事实上,到了1943年,希姆莱不得不把大量的非“德国人”纳入他的党卫军中,对于斯堪地纳维亚及低地各国的“日尔曼族裔”,希姆莱都能接受他们,至于非北欧地带的志愿者们,只要经过一番“自我辩解”也受到了党卫军的接纳,到后来,连穆斯林志愿者亦被允许加入党卫军了,整个二战期间,约有几十万的外籍志愿者在党卫军的编制里作战,他们构成了德意志的外籍军团。

  从1940年5月后,党卫军就开始着手征召“北欧”(Nordic)和“日尔曼”(Germanic)志愿者加入党卫军,这个努力在1941年6月后大大加强,使得这些志愿者们及时加入了东线战场。最先,纳粹的人种学者们就表示能接受一定级别的志愿者们,佛兰德人(Flemish)-说荷兰语的比利时人被认定为属于雅立安谱系的,因此被允许加入党卫军。不久,瓦隆人(Walloons)——说法语的比利时人再一开始被认为并不合适加入党卫军,但是不久后亦在一番“辩解”后允许加入。

  1940年9月后党卫军筹划建立新的师团,并命名为“日尔曼尼亚” (Germania)师,因为其基干是从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摩托化师(党卫军帝国师)的日尔曼尼亚团(Germania)完全移植过来的,该师的另外2个团:一个是主要由荷兰(Dutch),佛兰德的(Flemish)志愿者们(他们大多为18到25周岁的青年)组成的维斯特兰(Westland)掷弹兵团和主要由丹麦(Danish)和挪威(Norwegian)的志愿者们组成的“诺德兰”(Nordland)掷弹兵团,1941年2月的时候还有一个由芬兰(Finns)的志愿者组成的成的“诺德斯特”营(The Finnische Freiwilligen-batallion der Waffen-ss Nordost),大约1000人,加入其中,瑞士和瑞典亦贡献了一定的志愿者。

  到了1940年12月,这些志愿兵们已经在德国军官的监督下,开始进入新师团的预备训练,为了这个师团,12月20号,希姆莱选用了“维金”(Wiking)[viking是指从8世纪到10世纪劫掠欧洲北部和西部海岸的航海的斯堪的纳维亚人,他们大多数是海盗,但是维京人同时也以出色的手艺人,海员,探险家和商人而著称]这个传奇性的名称,师长就是日尔曼尼亚团的长官菲利克斯.施坦因纳(Felix Steiner);该师编制序列在党卫军的占第5,可见从第5个党卫军师开始,就有大量的外籍志愿者们加入了党卫军。

  展开全部挪威的纳粹士兵:1940年6月,党卫队开始在奥斯陆为北欧团招兵,这是一支又挪威人和丹麦人组成的部队。希姆莱把参加的人编入其他两个团,一个德国团,一个由荷兰人和佛兰芒人组成的日尔曼尼亚和韦斯特兰团。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的时候,这支名为维京师的新建部队被派往乌克兰。

  为了吸引更多的战斗人员,希姆莱创建了一个挪威团。关于它将被派往保卫挪威的长期盟友芬兰的传言大大提高了这个团的地位。1943年3月,在列宁格勒打了仅一年仗之后该团又与一个挪威团和北欧团合并,组建了北欧师。这个师和维京师是1944年7月未能在爱沙尼亚纳尔阻止苏联反击的6个师中的两个。两个师都损失惨重,但均跌跌撞撞的开赴东线年战争结束时,北欧师是最后保卫柏林的部队之一,维京师在萨尔茨堡附近向美军投降。

  从1940年4月党卫队抵达丹麦到第二年的2月,只有200名丹麦人报名参加了北欧团。但是希特勒入侵苏联后,丹麦政府组建了一个团,自吹说1941年底已经招募了1000多人。这支部队从一开始就受纳粹党卫队的指挥,但这个事实一直被隐瞒了。该团的名称是丹麦自由军团,是一个由德语和丹麦语组成合成的词汇。在东线打了一年仗之后,该部队1943年被撤消主动进攻的任务,被编入党卫队丹麦团。作为北欧师的一部分,这些丹麦人参加了1944年的纳尔瓦之战。

  1940年当纳粹占领低地国家的时候,有一千荷兰人和佛兰芒人报名参加了新的纳粹党卫队韦斯特兰团。纳粹对这一反应印象深刻,后来又组建了第二个团——西北欧团。在入侵苏联后,党卫队将韦斯特兰团并入了在乌克兰的维京师。西北欧团的大多数新兵被派往刚组建的荷兰志愿兵团。这支部队大部分时间在苏联北方作战,但在战争的最后阶段被调到南方。作为党卫队荷兰装甲师第23师,于1945年5月投降。

  在比利时,党卫队认为讲法语的瓦龙人是劣等民族,为韦斯特兰团和西北欧团招募了1200名佛兰芒兵。后来希姆莱在西北部的佛兰芒组建了佛兰芒自由团。

  1941年11月,该团被派往前线月从前线上撤下来之前它屡遭重创。在得到增援后,佛兰芒人作为党卫队第六志愿兵攻击旅12月又回到了前线年获准参战的瓦龙人一起于1945年4月19日被苏联红军在波美拉尼亚附近歼灭

  展开全部法国的志愿部队基本上是混编在德军中的,最大的时期也只有旅级规模的独立部队(尽管法国的志愿人员总数不少)。后来在1945年2月由法国志愿部队重新组建了党卫军第33师(以法兰西第一师的称号取代了以前的匈牙利第3师),参加过柏林战役。哥萨克骑兵是顿河哥萨克部队。哥萨克部队(Cossack)1943年建立,由冯.潘维茨(Von Panniwitz)中将指挥,1944年夏天由2个旅升级为第1、第2哥萨克骑兵师。1944年12月由这2个师建立了第15哥萨克骑兵军(XV Cossack Cavalry Corps),一些德国军官加入其中,但是该组织虽名义上属于党卫军,可是从来没配属给过党卫军。 该军配属到南斯拉夫的德军E集团军群扫荡游击队,一部分参加诺曼底战役,结果全军覆没。1945年5月向英军投降后被移交给苏联,军长和所有军官被枪决,士兵送进集中营。印度的外籍部队是在1942年9月组建的,在德军中的番号为905印度步兵团。最初作为第16空军野战师的预备部队。后来加入第一集团军86军344步兵师,在法国部署。参加了诺曼底战役,被击溃。后在1944年8月重建,改为党卫军管辖,改为“党卫军印度志愿军团”,1945年向美军和自由法国军队投降。

  值得一提的是,该部队的早期领导人,印度的民族主义者Subhas Chandra Bose,现在在印度仍被视为民族英雄。在印度议会的正门门口挂有3副巨幅画像,Subhas Chandra Bose的画像也为其一,与甘地、尼赫鲁平起平坐!

本文链接:http://devilslang.com/gonggaibing/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