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攻城之法 >

孙子“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战略的意义体现在哪些方面

归档日期:09-03       文本归类:攻城之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孙子兵法》云:“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战而屈人之兵,需要的是一种战斗的勇气和必胜的信心,但不战而屈人之兵需要的更多是智谋,有时甚至是一种忍让精神。

  其实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很阴险的一招。因为当你战斗的时候,把武器一一列出,对方很清楚。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句俗语说得好,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此乃不战而被人屈也。在军事术语中这或许叫做突袭,就是趁人不备捅人一刀,有时还要跟着发丧。这是我们需要防的。

  “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一套完整的系统的战略理论。从实际的条件而言,要有强大的综合国力;从实际的力量而言,敌我力量对比的话,我军在数量上要多于敌军;从实行的手段而言,一是伐谋,一是伐交;从实行的范围而言,既适用于孙子当时的春秋末年的诸侯国与城池,也适用于当今世界;从实行的目的而言,孙子强调的是“全胜”,即“必以全策争于天下”。“安国全军之道”是孙子所认为的至高无上的战略原则。 第一, 以“威加于敌”作为达到目标的心理战术。《九地篇》:“威加于敌,故其城可拔。”由此可见,“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以心理学上的威慑,使敌人在心理上产生畏惧作为基础的。 第二, 以优势的实力和充分的迎战准备作为全胜的物质基础。《形篇》:“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从前善于打仗的人,先造成不可胜的形势,来等待敌人有可以胜的机会。《九变篇》:“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所以备御外敌的法则,不要把希望放在敌人不会来犯的可能上,而要我们做好准备足以备御才是可靠的;也不要把希望放在敌人不会发动进攻的可能上来,而要我们充分做好防御,使敌人无隙可乘才是可靠的。这一点是我方全胜的物质基础,首先要使自己不被敌人战胜,才有可能去“屈人之兵”。要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待之,才有可能实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战略。否则,自己国小民微,无兵可战,自保尚不足,何谈什么“屈人之兵”呢? 第三, 以非军事手段的“伐谋”、“伐交”作为达到全胜的有效手段。“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不战”,指的是军事斗争的不战,而在军事以外的领域里则可达到激战的程度。其中最为激烈的当属外交了,外交为军政之眼目,军政为外交之后盾,外交详审,军政修明则可全胜。这里的“谋”、“交”即为达成全胜目标的各种手段,也是“知彼”的各种方法,是综合敌我双方进行全面比较的手段。第四,以周全的“修道保法”措施作为达到全胜目标的可靠保证。《形篇》:“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敌。”善于用兵的人,既修明治道又确保法纪,所以才能作出制胜的策略来啊。

  1.《孙子兵法·谋攻》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即是说,用兵之道,最高明者乃以谋略取胜;其次以外交取胜;以兵戎相见,攻城拔池,乃为最下之策。不用通过战争的手段,就使别的国家放下武器,停止战争,这是战争的最高境界。而外交谋略的正确运用则是达到这一境界的重要方面。

  据《墨子·公输》记载,春秋时,楚惠王为了北上争霸中原,决定向宋国进攻。当时有一位能工巧匠名叫公输班,受到楚惠王的重用,制造了云梯、撞车、飞石、联珠剪等新式攻城武器,这些武器在当时确实具有很强的威力,用于攻城战中十分有效。宋国知道楚国又要来进攻,举国上下十分惊恐。墨子得到这一消息后,就赶紧带着三百弟子赶到宋国去。墨子名翟,是墨家学派的创始人。他主张人与人之间“兼相爱”,反对战争。他到了宋国后,就教宋国的军队进行防御的方法,又把弟子们布置在关键的城防要塞。然后他自己徒步走到楚国去,劝说楚王不要攻打宋国。但是楚王认为,楚国兵力强盛,公输班发明的攻城武器非常先进,一定能攻下宋国,因此拒绝了墨子的要求。墨子见劝说不了楚王,于是就告诉楚王说:“您能攻城,我就能守城,您是攻不下来的。”楚王不信,于是就把公输班叫来,要两人比画对阵,看看谁有能耐。

  墨子解下自己身上的皮带,围在桌上当做城墙,再拿一些木块当做守城的器械,就同公输班演示起来。公输班攻城,墨子防守。公输班用云梯,墨子就用火箭;公输班用撞车,墨子就用滚木礌石;公输班挖地道,墨子用烟熏。公输班一连用了九种攻城方法,均遭到了墨子有效的抵抗,不能取胜。公输班的攻城方法用完了,而墨子的守城方法还有几种没有使用出来。楚王在一旁看得很清楚,公输班输给了墨子。但公输班却对墨子说:“我现在知道战胜你的方法了,但我不说。”墨子也针锋相对地说:“我也知道你战胜我的方法是什么,我也不说。”

  二人打的哑谜使楚王困惑不解,就偷偷地去看望墨子,问他究竟用什么方法战胜对手。墨子直言不讳地告诉楚王说:“公输班的意思是要您杀了我,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抵御他的方法了。其实不然,我来的时候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我已经派我的大弟子禽滑厘率领三百弟子帮助宋人守城,我已把所有的防守方法都交给了他们,他们每个人都能够运用这些方法来抵抗公输班的进攻。因此杀了我也是没有用的。”楚王被墨子的坦诚打动了。墨子又进一步对楚王说:“楚国方圆五千里,地大物博,大王如果用心治理,一定会富甲天下。而宋国的土地方圆不足五百里,物产也远不及楚国丰富。您去攻打宋国,就好比扔掉自己华贵的马车而去偷别人的破车,丢掉自己的锦绣长袍而去捡别人的破短袄,岂不被人耻笑!”楚王听了墨子的一席话,感到非常羞愧,就放弃了进攻宋国的打算。

  这可以说是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典型范例。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大都是通过外交途径,运用恰当的谋略,使对方感到通过战争达不到预期的目的,或者用第三种力量加以制衡,使其不敢贸然动武。在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治史上,外交战史不绝书,外交谋略层出不穷,丰富多彩。诸葛亮叫刘备修一封书信给马超,便阻止了即将南下的30万曹军。这就是伐交谋略的作用。唐太宗也说过:“魏徵一言,胜十万师。”

  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在外交中采取种种手法,或施以小恩小惠,或以甜言相诱,或以卑辞相接,使对方放松警惕,麻痹大意,当对方毫无警惕的时候,突施攻击,一举成功。春秋初年,郑国国君郑武公为了拓展疆域,决定灭掉邻近的小国胡国。为了麻痹胡国,他把女儿嫁给胡国国君,表示两国亲善。郑武公召集大臣开会,讨论先向哪国用兵。大臣关其思说:“胡国最近,是最好的目标。”哪知郑武公听了却十分生气,责骂道:“郑、胡两国长期友好,又是我的姻亲之国,你居然要我的攻打胡国,实在是天理难容。”立即下令把关其思推出斩首。胡国国君得知此事,大为感动,放松了对郑国的警惕,不再在边境设防。这时,郑武公突然发动奇袭,轻而易举就灭掉了胡国。可怜关其思,不明郑武公的谋略,糊里糊涂便做了外交的牺牲品。

  春秋中期有虞、虢二国,都是姬姓之国,比邻而居,唇齿相依。二国皆与晋国南部接壤。晋献公欲伐虢国,问计于荀息。荀息说:“虞、虢二国,素来相亲善,我国攻虢,虞必救之,若移师攻虞,虢又救之。我国以一国敌二国,臣无必胜之把握。臣听说虢君荒淫好色,君如能在国中寻求美女,教以歌舞,然后派使者敬献给虢君,卑辞恳请虢国与我国结为友好邻邦,虢君必喜而接受。虢君沉迷于声色之中,必然怠弃政事,排斥疏远忠良之臣,我国再向犬戎部落行贿,使其经常骚扰虢国边境,然后我国乘隙而图之,就可消灭虢国了。”晋献公采纳了荀息的计谋,果如荀息所料,从此虢君耽于声色,不问国事,疏远大臣,国力日衰。犬戎贪图晋之贿赂,也屡屡兴兵侵犯虢境。这时献公又问荀息:“今戎、虢相攻,寡人可以伐虢否?”荀息回答道:“虞、虢联盟尚牢。臣有一计,可以今日取虢,而明日取虞。”献公急切地问:“卿之计谋如何,快快讲来。”荀息说:“君以厚礼贿赂虞君,向他借道伐虢。”献公说:“我才与虢国结盟,就兴兵伐之,师出无名。虞国会相信我吗?”荀息说:“君可密令我军在边境挑起事端,虢人必然与我国争执,我国就有了伐虢之理由,即可借道于虞。”

  献公用其策,虢国边官果然来责问,两国又重开战事。献公对荀息说:“现在伐虢已经不患无名了,但不知贿赂虞君当用何物?”荀息说:“虞君虽贪,但非贵重之宝物不能动其心。必须用二物前去,但是恐怕君舍不得矣。”献公说:“卿试言所用何物?”荀息说:“虞君最爱者乃最上乘的璧玉和宝马。君有垂棘之璧、屈产之马,臣请以此二宝向虞君借道。虞君贪得璧、马,遂中我之计矣。”献公一听,面露为难之色,说:“此二物乃寡人之至宝,何忍弃之他人?”荀息笑道:“臣就知道君舍不得嘛。虞如借我道以伐虢,虢国没有虞国的支援必然灭亡。虢国既亡,虞国焉能独存?璧玉、宝马又能何往?这好比把璧玉藏于外府,把马养于外厩,仅暂时之事而已。”大夫里克说:“虞国有宫之奇和百里奚两位贤臣,明于料事,若其出面谏阻,当如何应对?”荀息说:“不碍事。虞君贪而愚,虽有二人谏阻,我料虞君必不从。”

  献公立即就把璧玉、宝马交与荀息,任命他为使者前往虞国借道。虞君初闻晋国使者来借道伐虢,非常愤怒,及使者把璧玉、宝马献上,不觉转嗔为喜,爱不释手。他问荀息:“此乃汝国至宝,天下罕有,奈何赠予寡人?”荀息对曰:“吾君仰慕君之贤明,畏惮君之强盛,故不敢自私其宝,愿以此结欢于大国。”虞君笑道:“你们必然有求于寡人吧?”荀息道:“虢人屡屡侵犯我边境,吾君以社稷之故,曲意求和。但誓约墨迹未干,谴责日至,吾君无奈,特向贵国借道,向虢君请罪。倘若我国侥幸获胜,所有俘获全部奉送贵国,吾君愿与贵国世代友好。”虞君听了荀息的这一番话,心中十分高兴。宫之奇谏道:“此事国君万万答应不得。谚语说:‘唇亡齿寒。’晋国吞噬同姓之国,众所周知,其所以独不敢加兵于虞、虢,就是因为我们两国唇齿相依。若答应借道伐虢,虢今日灭亡,则明日祸必及于虞国。”但虞君贪得宝物,根本听不进宫之奇的话,遂答应借道给晋国。晋国灭掉虢国后,在回师的路上,趁虞人不备,顺势就灭掉了虞国。晋献公进入虢都,荀息左手托着璧玉,右手牵着宝马,来到晋献公面前说:“今请归璧于内府,还马于内厩。”晋献公与群臣开怀大笑,共庆胜利。

  展开全部不战而屈人之兵,出自《孙子兵法·谋攻》,原意为让敌人的军队丧失战斗能力,从而使己方达到完胜的目的。现多指不通过双方军队的兵刃的交锋,便能使敌军屈服。

  衡量战争取胜的一般原则是,以能使敌国完整无损的降服于我为上策,而攻破敌国使其残缺受损便略逊一筹;能使敌人一军(12500人为一军)将士完整无缺全员降服为上策,而动武力击溃敌人一个军,便略逊一筹;能使敌人一旅(500人为一旅)将士完整无缺全员降服为上策,而用武力击溃敌人一个旅便略逊一筹;能使敌人一卒(100人为一卒)官兵全员降服为上策,击溃一卒兵众就差一等了;能使敌人一伍(5人为一伍)士卒全员降服为上策,击溃一伍士卒就差一等了。所以百战百胜,虽然高明,但不是最高明的;在攻城之前,先让敌人的军事能力(包括指挥能力和作战能力)严重短缺,根本无力抵抗,才是高明之中的最高明的。

本文链接:http://devilslang.com/gongchengzhifa/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