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攻城之法 >

第三百五十九章上兵伐谋

归档日期:07-22       文本归类:攻城之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自兵家四派于三千年前并入中央皇朝,辅佐人皇开始,中央皇朝便如虎添翼,越发势大。

  两个月前天象异变,杀破狼三星垂落星光入世,早已经被京城钦天监的道官发现了异常,直接报于人皇得知,随后阿鼻血海与地藏本院百年一战在即,天下高手闻风而动,汇聚蛮荒,就连人皇也下旨请出了朝廷三公密谋其事。

  这其间隐秘,夏侯一贯自然知道的清除,毕竟是执掌兵家技巧门的大宗师,但除此之外,他也从头到尾打定了主意,要避过兵家其余几派,浑水摸鱼。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任他费尽心机,来到此处,却发现居然还有一人比他更早一步……

  王禅见太白剑丸破不开那巨猿的铠甲大棍,眼睛一眯,却也随即停下手来,不答反问。似乎已经默认了自家一个“太乙门”弟子的身份。

  “小子无礼竟然敢直呼本人名号?”夏侯一贯一声尖叫,转眼之后却又从猿猴腹中钻了出来,两只小眼一阵精光乱闪,只把手一挥,那巨大猿猴便慢慢探出臂膀,将他平放在地面之上。

  “我老人家的名字是你能随便叫的吗?”夏侯一贯声音又尖又细,似乎已经认定了王禅来历:“你既然是太乙门弟子,如何能不认得我?你家掌教真人太玄道人与我乃是至交,连你们那在太白山上的祖师大殿都是我亲自建工修建的你能修炼太乙分光剑诀,当是太乙门下精英,可能以一剑分化出九道剑光的,这一代最出色的几个三仙四秀里也没有你……你到底是哪一个长老的弟子?捞月崖的太德?还是后山大风坪的太痴老道?”

  夏侯一贯紧皱眉头,看着王禅,从嘴里说出的几个名字无一例外都是太乙门的长老真人,只可惜,这些人,王禅是一个人都认不得的。

  就算太乙门他现在认识的几个人,沈雪衣已经死了,方如一和太微子这时候还不知道跑没跑出狼居胥山呢,但毫无意外,经历了狼居胥一事之后,王禅这也算是和太乙门彻底结下了梁子。

  “兵家之道,在谋则大,在权则讲究借势,在阴阳而变化,在技巧而通神,但根本上却都能以勇猛精进四个字概括下来,或形之于外,或内求本心,我们不是一家,哪里讲的交情辈分”王禅听见夏侯一贯训斥自己不讲礼数,顿时哈哈大笑,“我行事只遵守本心,倒是你太过执着了。”

  “哦”夏侯一贯身子一震,绿豆大的眼睛瞬间睁大好似铜铃,用手指着王禅,半天都没说出话来,随后脸上红光一闪,两眼之中凶光四溢,仿佛恼羞成怒,可片刻后却又哈哈大笑起来:“小子,牙尖嘴利到现在我都有些怀疑是否我认得错了,你到底是太乙门的?还是兵家哪一派的?连我自己都有些糊涂自太乙门交好皇朝以来,好好一个道门大派,就沾染上了世俗间的谄媚之气,想不到你倒是看得明白。不过,行事只看本心,说的倒是轻巧,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看穿一切,做到这一点的?”

  “不过,看你脾性,倒是与我兵家一路十分吻合,不若就转拜在我夏侯一贯的门下,传我衣钵,咱们师徒两人也能共享天宫。日后出去,只需我和太玄子那老道打声招呼,凉谅他也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

  夏侯一贯口中大笑不止,一对眼睛却是转的飞快。方才他耳听王禅口中所说的话,言一入耳,心中便是“咯噔”一响,为之一凉,王禅说话,眸清目明,显见并非胡说一气口不对心,然则正是如此,才更加可怕。修道人练气以求长生,财侣法地,只是入门的根基,一旦入得门来,登堂入室,最关键的就是要有一颗向道之心。

  王禅寥寥数语,说的清淡,却字字出于本心,不遮不掩,分明是心智坚韧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样的人,以夏侯一贯生平所见,也不过是那么有数几人,而这几人无一不是当世大能中的绝顶之辈,纵横往来数千年,几乎已经上窥天道,触摸到了这世上真正的长生法门。

  夏侯一贯心中突然涌起这样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瞬间之后反应过来,竟是满心迷惘,想也想不明白,说也说不清楚,只看向对面王禅年轻的面孔,脑海之中偏偏这念头又是挥之不去,不由心底微微一乱。

  “兵家四派既然是出自北斗天宫,又是当年天宫中执役所创,知道此地所在,按图索骥一路寻来,倒也不算意外,只是不知道当初元屠老祖,劫掠天下,不拘正邪抓来的那些执役中到底有多少人,也在人间留下这天宫踪迹的。今日夏侯一贯能找上门来,明日就难保别人再来我本不是这世界中人,却跨界而来,冥冥中已是一份变数,只怕日后也要有人来横插一手,看来想得了元屠老祖的传承,真也是好坏参半……。”

  与此同时,王禅也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缝,针尖般的光芒在其中闪烁如电,随后心中又是一阵盘算,只脸上一阵淡然,对于夏侯一贯的话如若未闻,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嗯,是了,改换门庭,这事情对谁而言都是一件大事,你一时不能决断也是正常”夏侯一贯见王禅突然沉默下来,眼中光芒一闪,随后点了点头:“刚才你说的不错,我们兵家一脉,一切法门,不论内外,说白了其实就是勇猛精进,虽有形式,权谋,阴阳,技巧之别,但那都是拿来给外人看的东西,并不是根本算在。其实只从这一点而言,我们兵家和你们道家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同一源头,却又殊途同归,只是道家重在长生,在未来,我兵家旨在今朝,求的是个现在,不过如今我已经找到北斗天宫,只要得了元屠老祖的传承法门,日后兵家一脉,想得长生自在,却也寻常……。”

  兵家入世求道,在权在谋,以形式论高低,以阴阳决策略,以技巧近于道。上至庙堂决胜于千里之外,下至沙场决战白骨如山,一言一行,都足以影响人间大势。走的是和其他诸子百家一样,以人道争夺气运,并最终上溯天道的路子。但道家却不讲这些,无为而为,不治而治,不争而争,虽然超然于物外,却能以天机变化,影响世间的一切变化。

  狠狠的晃了晃脑袋,夏侯一贯目光炯炯,似乎在自言自语,嘴里说话的声音忽高忽低,到最后甚至含糊不清,连王禅站在对面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对了,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夏侯一贯如梦方醒,突然恶狠狠的来问王禅,“这北斗天宫深入太虚深处,周边又有无数流星陨石布下大阵,隔绝内外通道,我如果不是手里有祖师遗留下来的一副地图,标明这处,原本用来查看人间万象的‘窥凡池’的禁法通道,也万万无法进入此间。你法力神通明明还在我之下,又没有我这飞天神猿之类的遁甲神兽,只怕连下面那九道天罡大气你都穿透不了,可你又是怎么进来的?还有你方才那一路刀煞功夫,若说只是初学,又怎能把我那五金精英炼制的护身五毒都绞成粉碎?这却是奇怪了”

  夏侯一贯到底是经多见广,是兵家技巧门有数的高手,早已将门中鬼斧神工**练到绝顶,两百年前便修成元神,只是因为他这一派,重技巧轻神通,加上所学驳杂,分了心思,是以法力比起兵家其他几位同辈的武圣实在要逊色不少。但他一身的本事都在制造遁甲神兽上面,一双巧手,几有造物之能,厉害无比,祭练出来的许多机关都有种种厉害神通,以之傍身倒也能和其他三派兵家分庭抗礼,不落下风。

  尤其是他那机关遁甲,在对敌之际,使用出来,并不太过耗费自身法力,而且人躲在机关之中,有遁甲护身,也不怕外力伤害打击,就是对上比他厉害十倍八倍的敌人,往往也对他无可奈何,更可以挥斥方遒,一瞬间放出许多遁甲神兽,一同施法,群攻单挑,无一不能。如是刚才他面对王禅,以他苦心祭练多年,融入无数心血的飞天神猿而言,倒也不是真就奈何不了王禅,只是初入天宫胜地,夏侯一贯梦见有人比他还早来一步,心中犹疑,不知道王禅深浅,是一人还是许多人,便想刺探清楚,再做打算。

  加上王禅七杀化血刀也实在凌厉无比,也让他心中有些忌惮,他之前驾驭飞天神猿穿越天罡大气,小心翼翼躲过陨石,也消耗了许多法力,不免有些疲惫,在这时候,不明底细真相,就和王禅翻脸做生死搏杀,实在极其不智。

  何况他现在几乎已经认定王禅就是太乙门下弟子,仗着于太乙门交好,便出言yin*,想叫王禅干脆改换门庭,最好拜在自己门下,收做弟子,到时候这偌大天宫,无数珍藏,自然就全都归了他。

  如是这般,若是人心能动,能以言语动之,不必花费气力刀兵,就能说动对手,那自然就是最好。兵家素来就有上兵伐谋之说,这动动嘴皮子,就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本事,夏侯一贯倒也学得精通。

  只是,直到现在王禅身上还有许多地方,叫他疑惑不解,而今一一问出来,句句都点在要害上。夏侯一贯双目炯炯,死死盯住王禅脸面,就等他来回答,一个不好,马上就要动手。

本文链接:http://devilslang.com/gongchengzhifa/233.html